主页 > 健康 >

上海专家用心“浇灌”南疆“花朵”,短短五年南疆儿科医疗是如何崛起的

新疆初夏瓜果飘香,7月12日,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楼313室里正在举行一次别开生面的“回家仪式”。白墙上挂起了喜庆的气球,五彩缤纷的贴纸写着“欢迎您,小朋友”。八个月的新疆小男孩安尔法好奇地闪烁着大眼睛,不停咯咯笑着,打量着病房里的一切。“这是我儿子!刚出生时患有重症高胆红素血症,要不是这里来自上海的周建国医生,大胆采用‘双倍换血术’,我儿子还不知道在哪里。”爸爸艾力江不无激动,“我儿子有福气,遇到了技术高明的好大夫!”

时间倒回五年前,喀什地区所处的南疆,多年来儿科医学发展薄弱、专业人才缺乏,新生儿及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高,对优质儿科医疗资源需求迫在眉睫。上海对口援建喀什,作为国家儿童医学中心、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派出精兵强将,为喀什儿科注入强大力量,新生儿科从无到有,儿科诊治从弱到强,短短五年发生了翻天覆地改变。就在上周,“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-南疆儿科发展中心”正式成立,这将为喀什儿科发展带来新起点。

蜕变:建院60年来新生儿科从无到有

五岁的艾山“回家”了。在313室内,壮壮的小男孩看到当年的主治医师、儿科医院新生儿科主任王来栓,他咧开了嘴腼腆地笑了。2014年王来栓作为儿科医院派出的首位专家,初来乍到喀什二院,映入眼前的是简陋医疗条件:成立60多年的医院还没有新生儿科,一旦发现危重新生儿,须转运到1500公里外的乌鲁木齐,孩子折腾不起如此长路,许多家长无奈选择放弃。男孩出生才不过8天他被查出新生儿肺炎、呼吸衰竭、心力衰竭、败血症,在院领导和后方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共同支持下,王来栓率领团队,不眠不休抢救,最终在住院18天后临床转归良好,自此开启了喀什二院新生儿救治的起点。

上海组团式医疗援建喀什,五年来,儿科医院先后向喀什二院派出三位专家。继王来栓后,傅金、周建国两位专家先后抵达,他们克服思乡之苦、身体水土不服,全力投入援建,使新生儿救治水平飞速崛起,诊疗规范明晰之时,各项适宜技术也纷纷落地。如今的喀什二院新生儿科,窗明几净,10台暖箱一一排列,其中两台是最先进的新生儿暖箱。“援疆这些日子里,最大的感触就是万事早做准备。南疆医疗资源有限,早诊断早干预早治疗,便可用尽可能少的资源实现最大化的疗效。”周建国如今担任新生儿科主任,他有感而发。极低出生体重儿、超低出生体重儿的救治……在这里,上海医生率领团队完成了一项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新生儿抢救成功率可维持在95%以上。

在喀什二院里工作近廿年的副主任姜燕最有感触,“2014年前我们没有新生儿科,遇到极低出生体重儿基本就不考虑救治了,一来没条件,二来没底气。上海援建医疗真抓实干,治疗成功率直线上升,遇到这样的孩子,现在我们会把救治成功经验告诉父母,为他们点燃希望,底气足了,老百姓的口碑也建立了起来。”

口碑:上海专家打造当地“信得过”医院

正是缘于当地百姓积累的口碑,三胞胎妈妈阿依努尔在产检时选择了喀什二院。今春,她在医院产科、新生儿科联合协助下,顺利产下三胞胎。孩子出生时均属极低体重儿,而今各项指标均已达标。上周,在克州阿克陶县的家里,阿依努尔和丈夫买买提,带着姐姐、妈妈、婆婆幸福地忙碌着,他们为专程来随访的主治医师周建国团队亲手做了特色拉面,阿依努尔激动地说,“我是幸福的女人,但没有上海医生的精湛技术,我的幸福便无从谈起。”

阿依努尔的顺利分娩,对喀什二院新生儿科发展而言,堪称里程碑。周建国解释,“我们需要良好的硬件,但植入先进的软件更为重要。”多项国际临床研究发现:新生儿科与产科无缝连接,可大幅增加新生儿救治率。这一理念引入喀什地区,阿依努尔成了首批获益者。孕妇整个孕期(尤其孕晚期)中,产科、新生儿科共同介入,制定个性化救治方案,这边厢新妈妈才刚分娩,那边厢三个小小新生儿第一时间进行抢救治疗,一分钟也没耽搁。先进的医学理念,显著降低了喀什地区新生儿死亡率,曾经的临床禁区,演变成生命的奇迹。

理念更新,为喀什地区新生儿救治带来新面貌。新生儿科主治医师冷海清,曾参加“复旦-喀什委培项目”三年,并来沪开展半年临床进修项目,“新生儿呼吸支持、无创治疗……这些最先进理念的植入,非但提高了救治率,更大幅改善了新生儿未来的生活质量。”最后一个入科的住院医师祖丽胡玛尔,则表示十分有幸,“从气管插管到微创给药,从孩子脑发育、骨骼发育到听力筛查……在这里每天都能学到新知识,只是感觉时间不够用。”

目标:柔性计划下沉更多成熟适宜技术

就在上周末,一场“儿科学术饕餮”在喀什举行。包括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9位大牌专家在内的内地儿科专家团,又搭乘西行的飞机,齐齐来到喀什授课。喀什地区及下属四县(巴楚、泽普、莎车、叶城)的儿科医生早早抢好了座位,用手机拍下大专家一张张PPT讲解,“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,例如小儿哮喘如何治疗,老师们带来的理念我们以前知之甚少。”一名当地儿科医生说。

援建成果虽不少,医疗服务盲点仍存,这也为下一步的医疗援建带来方向。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儿保科主任徐秀说,“喀什孩子儿童保健意识还相对薄弱,很多内地不常见的营养不良,在这里却并不少见,这与孩子们的饮食、保健的重视程度密切相关。”这位上海一号难求的大专家为孩子们义诊后,决定接下来远程帮助喀什二院制定儿童保健计划,提升当地孩子的健康水平。

围绕喀什地区儿童健康水平的难点痛点,下一个五年,上海还将发力。儿科医院党委书记徐虹表示,新成立的“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-南疆儿科发展中心”,将集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力量,通过建设中心帮助南疆建立起儿科医学人才和队伍。未来,医院还将采用柔性计划,以项目为抓手,“前移”儿童疾病筛查关口,将成熟技术、适宜技术进一步下沉,让南疆更多儿童享受到高效、温馨、便捷的诊疗服务。


评论